宜城网

首页 > 便民服务 > 正文

热闻

  • 图片

玉米籽粒直收产品发展趋势分析:鏖战东北,培育中原,推及南方

作为天下粮仓的黑龙江,在我国粮食安全战略中发挥了中流砥柱的重要作用,农业现代化程度首屈一指,农业机械化成绩可圈可点。可以说,北大荒是一个农业大国走向现代化的历史地理缩影。

3月22日,黑龙江省农机产品展示交易会如期开幕,盛况空前。一年一度的展示交易会是东三省农机展的最大看点,为东三省的农业机械化发展做出了积极引导。本次展会是东三省农业机械化的一面旗帜,产品紧紧围绕东北地区的用户需求,历来不乏高端、智能产品,尤其是外资品牌。

本次会议群英荟萃,展出了本土农机品牌的多款玉米籽粒机,精彩纷呈,这显然与我国东北是玉米的主力产区有关,数据显示:2014年全国玉米播种面积比2013年增加1.3%,近5.5亿亩。其中黑龙江省就达到1亿多亩,加上吉林近7000万亩和辽宁近4000万亩,总体接近2.1亿亩。玉米之争,关于能源。美国能源独立的观念催生了玉米乙醇的发展,2005年的能源法案第一次奠定了生物能源战略,2007年的新能源法案则把这一战略推入了爆发期。美国曾公开叫嚣,能源大举进军农业,2020年用玉米统治世界。玉米种植成为国家粮食安全战略乃至能源战略安全战略的斯大林格勒保卫战。

任何一个产品的兴起都是从有条件消费它的区域开始,自走式玉米机(果穗收获机)正从黑龙江兴起,一路南下杀到了中原区域。近几年,玉米收获机的热点市场逐渐从东北切换到黄淮海,各大厂家以三行机为中心逐鹿中原,且有全面加速向南扩张之势。但是,玉米籽粒直收的市场需求也十分旺盛,同样具有从东北杀向中原以及南方的凶猛势头。目前,各大玉米机生产厂商紧跟市场需求,纷纷亮剑玉米籽粒直收领域,正如《史记·淮阴侯列传》曰: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

一、鏖战东北

作为玉米籽粒直收的传统市场,东北地区无疑是根正苗红。目前的主销品牌是以迪尔S660、凯斯140系列为代表的大型机,包括爱科、克拉斯等品牌;以及迪尔中小型机,C230(原3518)、C110(原3316)、W80(原1048)等老产品,还有R230等新产品。最能代表东北籽粒直收市场需求旺盛的现象是,部分优秀的机手(职业机手、服务性组织)直接购买1075等二手机,通过鹤岗或者绥滨等工厂的轴流部件,改为轴流结构,挂接玉米割台作业。但是,我们也应该看到,农垦地区的玉米籽粒直收是已经视为历史传统,像上面谈到的老机手改制1075等机型收取玉米籽粒的基本属于农垦之外的区域,即籽粒直收需求正从农垦向外、向南延伸——黑龙江、吉林、辽宁;随着南向的扩张,市场需求和购买意愿逐步减弱。当然,玉米籽粒直收的市场需求是刚性的、旺盛的、趋向性的,这点没有问题。还需要注意的一个问题是,随着农垦经营微观组织的快速发展,原本农场自购的大型联合收割机正在充分发挥其经济性能,向垦区外出售服务(干活赚钱),这在一定程度上挤压和占有了垦区之外的玉米籽粒直收的需求,同时还在一定程度上有效固化了用户对玉米籽粒直收机型的使用习惯和品质要求——大喂入量、高可靠性,先入为主。

国内企业如雷沃、中联、东风、迪马、勇猛、常发佳联、时风、润源、中农博远等公司也都跟风亮剑,推出了玉米籽粒直收机型,像山东亚丰农业机械装备等新公司也推出了相关产品,市场可谓热闹非凡。

可以说,东北除农垦之外区域,玉米籽粒直收市场的第一次全面战争已经打响。笔者认为,临事而惧、好谋而成很有必要,以下几个问题需要国内企业注意和研究:第一,各品牌是否可以满足当地用户心中已经定位的籽粒机特性——大喂入量和高可靠性,这点恐怕很难;第二,普遍来看,最适合收获玉米籽粒的脱分结构为单轴流,尤其以凯斯140为代表(迪尔S660在前面加喂入辊),双轴流次之,切流最差。但是,目前的单轴流只停留在迪尔S660以及凯斯140系列,尚未在中等以下机型占据主流。这是为何,以后有何变化?第三,东北收取玉米籽粒是从农垦向外延伸,也就是说,本身区域内有成熟的籽粒直收作业,外资产品已经快速进化,并且以逸待劳,国内产品是拿着极不可靠的试验品硬顶上去,劣势明显,完全不符合首战即决战的攻坚战要求。第四,唯一的优势,也就是目前市场经济的自由竞争,性价比是一个很好的突破口。第五,只能在实现快速销售和占据市场份额的前提下才能逐步(过程可能很长)赚取丰厚利润,因而前期投入的人力、物力、财力较大,资源配置可能失去效率,毕竟任何企业的资源都是稀缺的。

二、培育中原

黄淮海地区农耕历史悠久,是我国原始农业发展最早的地区之一。目前该区是全国粮、棉、油生产大县分布最集中的地区。据有效估算,目前的小麦种植面积在2.5亿亩左右,玉米种植面积在1.8亿亩左右。在农机行业,黄淮海市场是兵家必争之地。单就小麦、玉米收获机械来看,近年来黄淮海市场的4万台小麦机销量、5万台玉米机销量占据了全国销量中小麦机的80%左右,玉米机的70%左右;尤其玉米机市场,整个黄淮海市场的增量占据了整体市场增量的85%左右,后续可能还有进一步扩张的趋势。 对于农机企业来说,扼黄淮海者得天下。对于综合性农机企业来说,要在全国占有名次,黄淮海市场必须拿下;只有黄淮海市场拿下,才能在全国占有名次。新疆2从这里真正崛起,拉开中国农业机械化的大幕;福田谷神在这里完成蜕变,以集成思维和整合理念最终完成霸业沉淀。在近几年的玉米机(果穗收获机)市场战役中,雷沃重工依然选择黄淮海市场进行定向突破,且正以余威再攻东北。

近年来,黄淮海区域的玉米籽粒直收需求,正在快速上升,这得益于玉米早熟品种、烘干设备的快速推广,以及土地集约化经营模式的推进。再者,随着小麦机跨区机收的快速下降,购机者对于小麦机的投资回报率有新的商业模式要求。笔者曾形象的指出,小麦机应当从行商变为坐贾,从赚取空间利润,变为赚取时间利润,也就是说结束跨区作业,进而收取一季小麦和一季玉米。那么,玉米割台加横轴流小麦机就成为黄淮海区域玉米籽粒直收的初级阶段的主流配置。然而,2014年武汉全国农机展亮相的久保田PRO100产品,以单轴流结构革故鼎新,表面上看是小麦机产品,实际上剑指玉米的籽粒收获,艳惊四座。目前跟进的国内企业有雷沃、沃得、哈克等公司,其中中联、中收的产品外形结构相对较大。用互联网的思维讲,像久保田的PRO产品即为破坏性创新范畴,这是大公司的盲区、小公司的机会,是新公司进入新业务的战略机遇,是颠覆性创新的成功之道。

笔者认为,在黄淮海区域采取传统小麦机加玉米割台是打补丁的常识问题,而着力研发单纵轴流机型,兼收小麦和玉米是颠覆性创新之道的见识问题。我们来看,这种创新具备的优势:第一,区域的籽粒直收属于新生需求,还未有成熟的作业体系。第二,各企业起跑线基本一致,没有成熟者和领先者,且黄淮海区域是国内传统小麦机的主力市场,终端用户对国内农机认知度普遍较高,各品牌的服务保障能力较好,未输给外资品牌。第三,像迪尔、凯斯等大公司没有以黄淮海区域为定向的产品,暂时无火力压制。第四,籽粒直收需求正在形成,有时间可以干中学、学中改。干中学是古典经济增长模型中的一个概念,是技术内生化增长模型的主要内容。技术之所以被视为内生变量,是因为技术变动最重要的一个源泉,是从观察实践中学会的,而不是经过专门研究开发出来的。这里所说的技术不光是生产技术,还包括管理知识。通过“干中学”与“学中干”,加速创新与积累的过程,这是新经济增长现象的一个主要特点。当然,还有一个假想的劣势,黄淮海区域的土地集约化经营正在加快,是否存在:机型定型后,反而不能满足快速上升的种植规模需求的问题;一段时间之后,土地规模恰恰满足了中等机型的产品的作业需求,反而凯斯4088机型占据主流的现象。当然,这个趋势可能没有上面想象的如此迅速,聊备参考。

应当说,单纵轴流小型轮式机作为颠覆性创新,是可以在黄淮海区域正面抢跑迪尔、凯斯等大公司的一着好棋。但是,关于颠覆性创新,迈克尔·雷纳认为需要回答三个问题:1.在位企业是否在利润上对新进企业的细分目标不感兴趣?2.新进企业能否利用新的商业模式在该细分中获利?3.如果第2个问题的答案为“是”,那么我们需要知道小公司是否具有让它们承接更大更复杂项目的先进技术,让它们在能够利用新商业模式的同时,不必牺牲成本和业绩优势。换言之,那些小公司能够进入市场上游,而且不会落入和现有主流市场中大公司一样的窠臼。笔者不下结论,请君自行思考。

三、推及南方

近几年随着国家粮食安全战略的深化推进,湖南、湖北等地的玉米种植面积逐年增加,机收需求快速上升。另外,粮食烘干设备近几年取得了突飞猛进的发展。以上合力促使玉米籽粒直收成为当地农民的首要选择,这也符合此地区多年收获水稻的作业习惯。

目前,在履带式水稻机改制、试制为玉米籽粒直收机的问题上,多数产品是纵轴流产品。而且,这类改进也分为两种,第一,在原来的拨禾轮割台上加装系列部件,例如分禾器等,使之能够分行和摘棒,优点是可以不对行收获,满足不规范的玉米种植模式(尤其南方),缺点是喂入的杂物较多,脱分功率消耗较大,含杂率较高。第二,换装玉米机割台,先摘棒再喂入,基本类似水稻的“半喂入”方式,优点是脱分功率消耗一般,清选较为彻底,缺点是受到玉米割台对行限制难以满足复杂无序的玉米种植模式。

不得不说,一般水稻机厂家缺少玉米收获(无论果穗还是籽粒)的领域知识和专业能力,这种颠覆性创新把玩一下绝无不可,但要批量生产,需要严格意义上的可靠性试验。当然,我们也应当看到,精益化、小型化、液压应用、履带式行走等方面是这类企业的一般优势。呼吁农机行业广大战略研究者,关注南方的“单轴流+玉米割台”产品。因为这种单品恰似目前技术和市场均衡天平上的蚂蚁,尽管在农机行业的整体战略中重量不大,但这是真正的战略棋子,”举足左右,便有轻重”.。2015年,在履带式水稻机改制为玉米籽粒机大潮的先驱者中,河北吴桥的家家乐割台可谓拔得头筹,已经完成履带机(久保田、沃得、星光等品牌)加玉米割台在湖南、湖北以及安徽的作业试验。

进一步,我们谈谈东南亚地区的玉米种植和收获问题。数据显示,仅仅印度就占据世界玉米产量的2.3%,前三名美国、中国、巴西分别是32.1%、24.4%、8.8%,可见一斑。笔者曾见过,拖拉机改装为背负式玉米机的作业视频,结构原始,速度很慢,效率和效益相对低下。再者,东南亚地区原本具有的玉米籽粒直收机型貌似又比较沉重,是否可以利用像久保田、沃得等单轴流履带式水稻收获机加装玉米割台作为轻量化产品来代替原有产品,或可一试。由于未对东南亚的相关情况进行详细调研,此部分姑且作为一种论断存疑,以待时贤教正。

玉米背后是粮食安全和能源安全,兹事体大,非同小可。孟子说:虽有智慧,不如乘势;虽有镃基,不如待时。我们与其称之为顺势应时,不如强字之曰“迎向转型”:玉米籽粒直收是正在快速上升的市场需求,呼吁行业加快研究,鏖战东北,培育中原,扩及南方,积极把握市场嬗变机遇,乘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相关阅读:
三七粉功效与作用 http://www.sqfww.cn
宜城资讯 宜城|访谈|国内|国际|民生在线|便民服务|悦读|公益|房产|金融|美食|健康|女性|汽车|旅游|家居|